某条

【沙穆小段子】what do u do for a living?

背单词让人快乐

~~~~~~

本周贵鬼的英语课主题是Family,回家作业中有一项是询问家长的职业,并用英语表述。
“A programmer.”沙加简洁回答。
“穆先生呢?”贵鬼飞快记下,把头转向恩师。
“A Cloth- restorer ?”穆带着点不确定。
“这样说的话会被认为是a tailor的吧?”沙加插嘴。
穆瞪了眼面无表情却揶揄满满的恋人:“明明你才是a code-farmer。”
“这么说也对!我是农民小穆是裁缝,你们俗话怎么说来着?我耕田来你织布?咱们正好天仙配。”穆毫无震慑力的目光只能让沙加更想挑逗容易炸毛的小羊。
眼看自己的作业朝着黑洞渐行渐远,贵鬼咽下满嘴狗粮努力让话题回到正轨...

【沙穆小段子】据说佩香囊能预防小红点

贵鬼从童虎那里听来端午节的传统,包括赛龙舟、包粽子、喝雄黄酒、佩香囊。
“为什么端午要挂个香囊呢?”贵鬼不解。
“这个季节蚊虫多,香囊里有各种药材,既好闻又驱虫。”童虎解释。
“这样啊……那我一定要送一个给穆先生!”
“怎么?”
“每次我回家都看到先生脖子上胸口上有红点,带个香包就能不被蚊子咬啦。”

【童史小段子】包粽子这种事怎么可能难倒教皇(别信)

Warning:ooc,一起跟我念“教皇大人文成武德无所不能23333”

包粽子的任务自然由童虎完成。史昂倚在厨房门口看了一会儿,忍不住一时兴起,也走到料理台边。
童虎如临大敌,把放糯米和粽叶的盆往边上挪了挪,捏起一颗作为馅料的蜜枣往史昂嘴里送。
“君子动口不动手,你在边上看看就行了啊。”
史昂慢条斯理嚼着蜜枣,手指在童虎卷起袖口后露出的小臂上打圈。
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大概是吃着蜜枣的缘故,史昂的声音也黏糊糊的,童虎听来一阵酥麻,稳定下心神后,才推开史昂的手,从柜子里又取出一个盆,装了一片粽叶和两把糯米。他指着盆对史昂说:“就这么多,给你练练手,省得糟蹋粮食。”
史昂像得到新玩具的孩...

【沙穆小段子】端午节相声专场

Warning:就真的是相声小剧场哈~
祝大家粽子节快乐!

大王:今天是端午。
穆咩:对。
大王:听说端午节是因为屈原投河。
穆咩:这么说也没错。
大王:屈原为什么要投河?
穆咩:因为君王不信任他。
大王:君王不信任就要投河?那我是不是也应该跳一跳?
穆咩:怎么说?
大王:你家老师一直对我横眉冷对,我的心超痛。
穆咩:我家老师只有圆眉,横过来还是圆的。
大王:抬杠不是?
穆咩:让你埋汰老师!
大王:好,不提他。说端午。
穆咩:好,说端午。
大王:这端午要吃粽子。
穆咩:是。
大王:粽子有甜口和咸口。
穆咩:您还真了解。
大王:小穆好哪一口?
穆咩:我不挑,粽子都好吃。
大王:难怪白白胖胖。
穆咩:怎么说话?
大王:难怪都夸穆先生平和中正...

【沙穆小段子】余生请多关照(并不……)

穆已经习惯每天沙加下班回来从双肩包里掏出各式各样的小东西“投喂”他。
刚出炉的小甜饼、开得正好的铃兰、微妙的摆件……即便是忙到恨不得幻化三头六臂的时候,下班时也不忘从公司自动售卖机中挑一款偏甜口味的软饮料。
对此穆乐在其中,甚至每天都满怀期待。他有点小骄傲的对史昂说起过,教皇大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终究没忍心泼傻徒弟冷水。“是为师没有教过你巴甫洛夫的狗。”史昂只能在心里吐槽。

这天沙加照例一进门就在包里翻来覆去找寻。穆等了一会儿有点着急,就说“能不能对得起处女座人设一点?好歹把自己的包整理干净。”
沙加轻轻凑上来亲一下穆的额头,“能不能偶尔对得起穆先生温文儒雅的人设一点?这猴急样子别是遗传你家教皇大...


这就是大佬的世界。。。

【沙穆小段子】开脑洞有风险

好孩子不要看23333

####

水龙头被开得很大,流水哗哗作响。穆就这样站在水槽前洗碗。虽然只有两个人吃晚饭,需要清洗的餐具七七八八也堆满了水槽。
沙加慢吞吞凑到穆身后,他贴得很近,穆可以隔着衬衫感觉到沙加胸口的温度。
“如果又来添乱的话,还是去书房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穆隐约觉得臀部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,不由停了下来。
“你别闹!”穆忽然明白了什么,耳根红透,没好气地扭头对沙加说。
“怎么了?”沙加满是不解,又更贴近一些穆,干脆双手环住恋人的腰。
穆只觉得又被触碰到好几下,他奋力从沙加的怀里挣脱出来,转身把人推开老远。
“到底怎么了啊?”沙加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,疑惑地看着穆。
“别装傻……”穆的眼神游弋...

【童史】一段往事

Warning:OOC,脑洞大

童虎和史昂有一种微妙的竞争意识,从他们还是黄金圣斗士预备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。

当时的史昂对情绪的控制还不纯熟。总体而言,非常容易被激怒。

童虎的沉稳则已经初见端倪。恰到好处的亲和力使得他在一众半大孩子中颇有人气。

他将观察史昂的喜怒作为一种修行,且乐在其中。

史昂总能感受到一股探究的视线,但奇怪的自尊心阻止他才去进一步行动。

直到有一天,史昂的忍耐到了极限,也有可能是念动力的训练透支了他的精神,原本走在前面的他骤然停下脚步,旋即转身冲到童虎面前,几乎贴到对方的鼻尖,冰冷的声音中透出浓浓的怒意:那么想一决胜负的话今天满足你。

童虎下意识后退...

大王搞的副业?主厨是穆咩?kiki负责外卖?

#地铁奇遇记

【童史小段子】被需要的

偶尔童虎会趁史昂心情好的时候念叨两句。

童虎:我说,你能不能不要总那么逞强?

史昂:我那叫逞强吗?我本来就强。

童虎:好好好,你强。但你能不能有时候也稍微示个弱。要不然我觉得自己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史昂:谁准你妄自菲薄。我当然要你,我要你陪着我。

童虎:多久都行。

【注:梗来自上海卷高考语文作文】

© 某条 | Powered by LOFTER